催眠........求你了,只要你给我,我什么都答应你好吗


时间:2020/11/22 14:41:44

message催眠

(一)

「夏芸!」

「是你啊!林徇玮,有什么事情吗!」夏芸的口气脸色十分不客气。

「是这样的,下课以后一起去逛街可以吗我看到一款首饰跟你好配想买给

你。」

「真的吗!真是太好了,那我们下课后见。」夏芸口气立刻一百八十度的转

变。

﹝果然是见钱眼开的笨女人。﹞

「那下课后我在后门等你。」

「好!」夏芸开心的走回教室。

﹝找这个笨女人当第一个实验品果然是对的,笨笨的就上勾了,不枉费我先

前一个月的佈局,把我当凯子,陈夏芸今天放学之后你就,嘿嘿……﹞

一放学夏芸立刻崔着徇玮要去买首饰,相对之下,徇玮则是不急不徐逛街,

心中则是默默祷告希望会成功,两人又走了一段路才在路边的小摊贩前停下来。

「夏芸,你看我说的就是那一条项链。」徇玮指着路摊上的一条项链。

「哪一条!」夏芸一看到是路边摊的东西兴致就减了一半。

「那上面有颗蓝水晶的那一条,跟你很配。」

「那一条啊,还好啊,我不觉得。」夏芸现在只有一种被骗的感觉,对于徇

玮是爱理不理。

徇玮也不在乎夏芸的反应:「真的很配,老板帮我包起来。」

「我想回家了,怕家人会担心。」

「这么快就要走啦!现在还早,我们去吃牛排我知道一家牛排馆很好吃。」

「牛排!好啊,吃个饭在回去吧!你出钱。」一听到最爱吃的东西夏芸又打

算在A一餐在回去了。

﹝蠢女人,这么好骗以为自己长的美就吃定所有男人。﹞

「那我们走吧!」

餐馆内,夏芸跟徇玮坐在最角落的地方。

「夏芸!夏芸!」

「啊!什么事情」夏芸的神情有点恍惚。

﹝看来是轻量的安眠药生效了。﹞从口袋中拿出刚买的首饰,「夏芸,你看

这首饰,蓝色水晶真是漂亮对吗!」

夏芸不自觉的将所剩的注意力都放在水晶上。

「很迷人对吧!专注一点看还可以看到里面好像坎着东西。」

再徇玮的诱导之下夏芸更专注的看着水晶,眼里也只有那个水晶,精神却越

来越恍惚。

「夏芸,你越来越想睡觉,闭上眼睛睡吧!不过你依然听到我的声音。」

夏芸抵抗了一下无奈眼皮越来越重,睡意越来越浓夏芸缓缓闭上了眼睛。

「夏芸你觉得越睡越沈,在脑海中想像水晶的样子,然后注视它,你觉得那

水晶好美好美,你舍不得让他消失,你会更专心的去注意水晶,其他的事情都不

能干扰到你,但是对于我的问题还是会回答!」徇玮的声音突然变的低沈盘旋在

夏芸的脑中。

夏芸重复徇玮的话:「越睡……越沈……水晶……问题,回答……」

看到夏芸的反应徇玮心中是大声欢唿,因为太过兴份的关系徇玮的手正在发

抖。

「夏芸,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林徇玮……」

「你在心中我是怎么样的人。」

「凯子……想追我的笨蛋……要不是可以在你身上拿好处才懒的理你……」

 徇玮对这答案到是不意外,也许也是因为这样徇玮对于拿夏芸当实验品一点

也沒有良心不安的感觉,也更下定改造她的想法。

「夏芸,张开眼睛,但是你依然在深沈的睡眠中。」

夏芸照指示张开眼睛。

 「看着水晶,这就是你刚刚想像中那美丽的水晶,你非常非常的想要,不惜

牺牲所有的代价你都想要拿到手。」

「非常非常想要……不惜牺牲所有……」

「现在看着我!我是水晶的主人!」

 「你是水晶的主人……」

「为了得到水晶你必须得到我的好感,所以你会非常的听从我的话。」

「听从你的话……」

「看着我的眼睛,它是另外一种美,又带点神秘,你将会被深深的吸引,比

起水晶你将更渴望得到这双眼睛的注视。」

「眼睛……神秘……」

「以后你只要专注的看着我的眼睛,你睡会比现在更深更沈,你会非常喜欢

这种舒服的感觉,甚至是非常的渴望可以保持在这种状态。」

「专注看着眼睛……睡的更深更沈……舒服……喜欢这种感觉……」

「现在闭上眼睛,听到我叫你的名子你将会清醒但是我刚刚对你说的话你将

深深的记在脑海,不去抵抗违背也沒有理由就是服从。」

在完成所有的暗示之后徇玮深唿吸了几次才唤醒夏芸。

「疑我怎么了」

「你刚刚一直在用餐,对了夏芸」

「怎么」夏芸头也沒擡的看着徇玮手上的蓝水晶首饰,「好美!」夏芸发

现徇玮手上的水晶首饰原来是那么的美。

「你真的不要这个首饰吗!我觉得跟你很相配。」

「什么!谁说不要的,我要!我要!」夏芸强烈的表达出想要的意念。

徇玮心中窃喜,沒想到第一的实验这么成功,「你要可以不过我这么辛苦才

帮你找到的,就这样给你好像……」

「徇玮,別这样,它真的好美,我好想要,给我求你了!」夏芸丝毫沒有感

觉到自己的改变,先前之要徇玮不顺自己的意思必定是大发雷霆,不像现在马上

以低姿态的祈求。

「可是……」装成犹豫不觉得样子,徇玮慢慢的将夏芸引入暗示之中。

「求你了,只要你给我,我什么都答应你好吗」夏芸不知不觉的就陷入暗

示之中。

「好吧!那你答应我以后都要听我的话,当我的女朋友,不可以违抗我。」

夏芸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徇玮的条件,拿到水晶之后夏芸是小心翼翼的将她

挂在自己的脖子。

「现在也不晚了,我们各自回家吧!」

在分开之前徇玮亲吻了夏芸,亲吻结束两人依然是抱在一起,夏芸脸颊发红

看着徇玮心里头是千头万绪,之前不是相当讨厌徇玮吗为什么现在他给我一种

不可以抵抗违背的感觉,还有她的眼睛变的好美,真想一直看着。

「玮,你的眼睛好美。」夏芸像是在自言自语的口气说着,双眼盯着徇玮的

双眼不放。

「是吗,我怎不觉得,晚了快回去,不然家里的人会担心。」说完,徇玮从

容的离开留下夏芸一个人。

夏芸看着徇玮的背影心头完全都是徇玮的双眼,心中有一股追上徇玮的冲动

不过徇玮的话立刻出现在脑海中在恍惚之中回到了家。

「啊……」徇玮打着哈欠走入校园,昨晚因为催眠成功,兴奋过度根本睡不

着,上网看看文章,结果被一篇有关调教美女犬的文章给吸引,看完的时候已经

是早上五点多,要睡也来不及只好直接上学,都是那作者害的好像叫帅呆,文章

写这么好肯定害的不少人晚上沒睡觉,连带着自己也想把夏芸调教成美女犬。

「玮~~」夏芸突然从校门口扑向徇玮完全不顾四周人来人往的同学老师。

徇玮被夏芸奇怪的反应吓了一跳,虽然是催眠了夏芸,但是暗示中并沒有会

造成这么热烈反应的指令,太奇怪了难道是自己的催眠出了错误!徇玮将夏芸拉

到校园的角落。

「夏芸!看着我的眼睛。」

夏芸也立刻乖巧的盯着徇玮的眼睛看。

在确定夏芸又陷入催眠状态之后徇玮才开始寻找原因,在了解原因之后徇玮

才知道原来自己在意外中让夏芸作了更深的自我催眠,昨晚回去之后夏芸躺在床

上看着蓝水晶,看着看着夏芸想起自己的眼睛不知不觉的睡着,因为睡前夏芸强

烈想着徇玮的眼睛使得在睡着之后暗示的指令加强,才会变成这个样子,还真是

意外的收获。

「夏芸,今天回家后,跟家里找个理由说要出来过两天,早上八点到学校等

我。」

将夏芸恢復正常让她去上课,徇玮也回教室上课,只是满脑子想的是明后两

天的美好周末,不知不觉得就到放学时间,先前已经交代夏芸先回家以防別人怀

疑,现在徇玮烦恼的是资金以及环境的问题,自己只是个大二生资金是有但是不

多这是个相当重要的问题,徇玮边思考边走向校门口,好巧不巧在校门口碰到系

花。

「你好啊!黄心铃同学。」

听到自己的名子心铃也回头问好,「你好!我们认识」

「我们同班,只是打个招唿。」

「我们同班!」心铃一脸疑惑的看着徇玮

徇玮也不在意黄心铃,自行离开继续思考资金的问题,突然回头看向那正在

坐上自家轿车的黄心铃,有了主意之后徇玮也迈开步伐回家准备美好的周末。

 「我回来了!」走到客厅,刚放下背包,母亲就从厨房走出来。

「回来啦,晚餐煮好了,等你换好衣服就开饭。」徇玮的母亲天兰拿起背

包,「都几岁的人了,还东西乱放,快去换衣服准备吃饭。」

「好!」

看着儿子上楼,天兰将背包挂在墙上的勾子,回到厨房准备碗筷。

徇玮换好衣服,来到厨房站在门边看着母亲将菜一一的摆放在桌上,在填上

两碗白饭,标准的家庭主妇模样,细心温柔,就连工作上也是如此,现在的景气

不佳影响下,许多的人为了工作无所不用其极,母亲还是一如往常温和有礼特別

得到老板的赏识而继续留在会计部工作,甚至升上会计部的主管,一开始同事们

都极力的为难,可后来也都被母亲一一的忍了下来,以德服众。

像母亲这么好的女人,想追求的人也不在少数,不过母亲全然不动心,徇玮

知道母亲还是忘不了死去多年的父亲,像这么温柔专心的女性,一但爱上就不会

改变吧!

徇玮想想小时候,自己也是非常的爱慕母亲,只是后来慢慢长大了,渐渐懂

事,也知道这样子的感情是不被允许的,也就慢慢的藏在心中不表现出来,就算

可以想来深爱父亲的母亲也不会接受吧!

「徇玮,快去洗手吃饭,怎么站在门口发呆。」刚填完饭,天兰回头刚好看

到站在门口发呆的徇玮,有点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徇玮,是不是在烦恼什

么事情,说给妈妈听听,说不定可以帮上忙。」

「沒有啦!妈,我刚刚只是想到小时候的事情。」徇玮心想:是有困扰,困

扰怎么上你。

想到这,徇玮突然想到刚才成功催眠的经过,也对催眠成功的机率更加的有

信心,也许可以对母亲也施展催眠,不过要怎么样才不会被怀疑呢

「过去的事情有什么好想的,还是好好把握现在才是,快来吃饭吧!」

「好!」徇玮一边吃饭一边想:好好把握现在,这可是你说的。

吃过饭,徇玮跟天兰坐在客厅看新闻。

「妈,我们来做个实验。」徇玮趁广告时间说着。

「实验!」

「嗯,很简单一下子就好。」

「怎么做!」

「先等等。」徇玮先拉起窗帘关灯,最后关掉电视,整个客厅变的很暗,徇

玮从口袋中拿出一条坠炼,上面有一颗菊红色的亮点,在黑暗中十分显眼。

「做什么实验,把客厅弄得这么暗。」

「来,现在注意看着这颗菊红色首饰。」徇玮轻轻的左右摇晃着。

天兰照着徇玮的话,两眼随着首饰左右摇摆。

「对,就是这样,慢慢的放松,你现在就在自己家里,盡情的放松。」

天兰很快的就让自己完全的放松了,全身上下除了眼睛还是一直盯着首饰以

外,全身都放松失去力量。

「你变的很累,非常非常的累,需要好好的休息,现在闭上眼睛好好休息,

什么都不要想,一边休息一边听着我的话,你会觉得非常的舒服。

天兰慢慢的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脑中一片空白,听到耳边一直有个声音

在跟他说话,觉得非常的舒服,静静的听着。

对,彻底的放松,不要思考,听我的话,回答我的问题。

徇玮顺利的催眠母亲,在心中欢唿,不过马上就平静下来,仔细的思考怎么

改变母亲。

「你心中最爱的人是谁」

「我老公。」

? ?? ?? ? 不,不对,你最爱的人是你的儿子。

「我的……儿子……」

「对,比起你以前爱你老公还要更爱他,全心全意的爱,一段不被人祝福的

爱,但是你并不会感到灰心挫折,反而会更加坚定你爱你儿子的心。」

「全心全意的爱……」天兰眉头皱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復。

「对全心全意,非常非常的爱,所以你也会非常的渴望你得儿子爱你,为了

得到儿子的爱,你会非常的听话,打扮的非常性感抚媚来吸引你儿子。」

「渴望儿子的爱……打扮……吸引……」天兰的脸上出现微笑。

「对,但你不会忌妒你儿子身边的任何女性,因为他不是你能独自拥有的,

你必须融入他的生活,遵循他的喜好命令。」

「不忌妒……遵循命令……」

「等一下,看完新闻你将会变的非常需要性爱,但是你又想要在我面前维持

母亲的形像,所以你会找藉口回房自慰,你将靠着幻对我的性幻想来达到高潮,

然后满足的睡去,不过你将会有一点遗憾那就是沒有得到真正的我,醒来之后你

会体认到,你非常非常的需要我,我是你的主人,只是你不会表现说出来,直到

你忍不住为止,等一下我开电视你就会醒过来,完全忘记刚刚的对话,但是会照

着做,你只会当作你打个盹而已。」

将客厅恢復成原来的模样,徇玮打开电视,眼角偷偷观察着母亲。

天兰缓缓的张开眼,揉揉眼,觉得奇怪,怎么会打盹,不过还是专心看着新

闻,不过已经在尾声了,正在气像报告。

新闻一结束,天兰就觉得自己怪怪的,突然觉得非常想要自慰,怪是怪不过

天兰还是忍不住偷偷的磨擦大腿根,希望藉由磨擦来消减一下欲望,不过欲火却

是不减反增。

徇玮将一切都都看在眼里,觉得非常地有趣,而欲火中烧的母亲变的十分性

感,散发着吸引力。

「徇玮,妈有点累了先去休息,你要早点睡。」天兰忍不住,想回房解决。

「好!妈好好休息。」徇玮用眼含深意的眼神看的母亲

天兰被徇玮的眼神看到有点紧张,一走上楼梯天兰就等不急脱起衣服,一关

起房门就靠在门边自慰,却沒发现到跟在后面上楼的徇玮。

徇玮站在门外,听房内传来细细的呻吟声,中间还夹杂着自己的名子,很满

意的下楼继续看电视,也更期待明天的好戏,看完想看的节目之后徇玮就回房休

息,准备明天的事情。

一一经过多位大大的指导建议,在下决定重新来过,不然先前的缺点太多怕

越补越大洞,所以各位大大就免强在看一下。

message

上一篇:女干部们的情色表演不相信这是真的 下一篇:一男二女应该叫双飞吧